您当前的位置 : > 历史文化 >  正文

先读姜松“博物馆系列图书”,后游世界博物馆

发布时间: 2017-12-20 16:57 来源: 江苏信息港 作者: 未知

先读姜松“博物馆系列图书”,后游世界博物馆

  先读姜松“博物馆系列图书”,后游世界博物馆

  文/朱怡

  博物馆的读物不少,但多是平铺直叙,板块检索,缺乏了精选与牵动人读下去的乐趣;艺术史的典藏不少,但大多书籍千篇一律,告诉了你这幅作品隐藏的含义,却少了背后艺术家的故事,少了那个时代背景的独特魅力。于是,看似越发夯的博物馆中,览的却多是一群走马观花的人们,与艺术的交流停留于感觉而缺乏感知,难以动情,这样的博物馆之旅终究变成过眼云烟,于记忆中消散。

  如何打开博物馆的正确游览方式,姜松给出了他的答案--《博物馆里的活色生香》与《博物馆里的巅峰对决》。前者于2016年2月发行以来,受到了各方读者的广泛好评,入选2016年“华文领读者·年度好书榜总榜单top 10”以及首都图书馆联盟第三届“阅读之城”城市推荐书目。它是一本集艺术欣赏(审美)和历史知识(八卦)为一体的有料又有趣的艺术通识读物,分“以神之名”和“以爱之名”两部分,以聊天式的行文和活泼的版式,带领读者从大英博物馆、卢浮宫、凡尔赛宫一路看到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从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提香一路看到贝尔尼尼,从神话到宗教,从皇室到豪门,从史料到八卦,通过介绍馆藏绘画、雕塑、建筑等艺术精品及其背后的故事,发现艺术殿堂里那些大咖们的秘密朋友圈,和他们活色生香的故事。而《博物馆里的巅峰对决》则从14世纪聊到19世纪末,撷取典型的艺术家做故事的串联,使读者通过作品更好地了解艺术家的品性与艺术家之间的恩怨情仇。它讲述了14世纪青铜大师吉伯提与布鲁内雷斯基的一较高下,16世纪达·芬奇与米开朗基罗的抢标对决,17世纪贝尔尼尼与波洛米尼两大冤家造就的罗马街头巴洛克雕塑,19世纪初安格尔与德拉克罗瓦水火不容对抗一生的美感战争,还有19世纪末印象派大师梵高与高更从同居到翻脸。

  这两本书开始了姜松的“博物馆系列”,这个60后的北京爷们十几年来逛了五十多个国家的数百家博物馆,如果说10000个小时成就一个专家,那么十几年的游览与钻研,足以使姜松成博物馆的精准导航,对博物馆典藏前世今生如数家珍。他会带着你去窥探艺术品背后的乐趣,创造者不是神,他们也有七情六欲,也有恩怨情仇,而且这也恰恰是他们创作的灵感源泉,了解艺术背后的故事,至关重要。

  博物馆系列的特色之一是会沿着艺术家之间斗法的情感路线向读者详解作品,如《博物馆里的巅峰对决》里的梵高与高更,这一组印象派大师,姜松透过《日本和尚》和《悲惨的人》叙说两人间的友谊,通过《向日葵》展示梵高对高更的仰望与崇拜,之后又对比《梵高的椅子》和《高更的椅子》,从椅子的材质、椅面上的物件、椅子的色彩等去显现两位大师间的性格、思想上的矛盾与人格地位上的不平等,最后以高更的《画向日葵的画家》和梵高割耳后的《自画像》揭示两者同居关系的结束与友谊的决裂,终以梵高的知名代表作《星夜》,那一株从村舍通往螺旋天空的丝柏,预示着梵高在尘世的解脱。就这样,作者完整地不断片地带领我们走完梵高的一生,别有意味。

  博物馆系列的另一大特色则是通俗易懂,没有太多专业术语,而是拉家常似的和你讲讲故事。拿《博物馆里的活色生香》中讲到的洛可可风举个例子,洛可可听起来很抽象,但看完路易十五和蓬皮杜夫人的爱情故事您就秒懂了。书里先带领我们到凡尔赛宫拜访玉树临风的路易十五,了解太阳王路易十四为什么会传位于他,他又为何说出了那句“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名言,然后移步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去看看路易十五的“红颜祸水”蓬皮杜夫人到底有多大魅力,她深深影响的当时风行欧洲的艺术风格--洛可可有何特点,征服了路易十五的到底是哪四大招数,最后,作者还带领大家去参观伦敦的华莱士收藏所,用一幅洛可可风格的代表作《秋千》来做风格分析,可谓妙趣横生。

  携上姜松的《博物馆里的活色生香》和《博物馆里的巅峰对决》去到欧美各大博物馆,无疑是一大正确选择,你可以在书中与他们打个照面,再赴馆与他们交流,与他们如朋友般地调侃,并准确地抓住最想证实的点,在许多规定时限的欣赏中好好考证一番,接而向周围的亲朋美美地解说眼前的艺术作品,这无疑是逛馆最大的乐趣!

  《博物馆里的活色生香》, 姜松/著,中国青年出版社,2016年2月第一版。

  《博物馆里的巅峰对决》,姜松/著, 中国青年出版社,2017年5月第一版。

编辑: 佚名

热点时评

民生动态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