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 社会万象 >  正文

南京长江大桥工字堡现“真容” 四面看都是“工”

发布时间: 2018-03-28 09:52 来源: 未知 作者: 佚名

预计2018年底,“闭关”长达两年半的南京长江大桥将如约与市民见面。现在它维修得怎么样了?3月27日,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正桥桥面板仅剩下约20块没铺,预计4月中旬前就能全部完成,未涉铁的引桥部分已经开始拆除铁路棚架。文物修缮是今年工作的“重头戏”,大小堡正在进行大面积的外立面修缮,而常年“隐身”的工字堡也脱去了广告牌“外衣”,露出四面工字的真容。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李娜

工字堡现真容

长啥样?四面看都是“工”

说起南京长江大桥的桥头堡,很多人都耳熟能详,而对工字堡则有些陌生。工字堡立在大桥的南北两岸,用来分隔地面道路和引桥,南北上桥口各有两座。此次修缮的亮点之一,就是让工字堡亮出真容。

南京长江大桥文物保护设计负责人,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淳庆介绍,1968年参与建造大桥的工人提出,大桥正桥有个桥头堡,上下公路引桥缺少一个标志性建筑。相关领导要求技术人员根据实际提出设计方案。最终从20个备选方案中,批准了南京市勘测设计院黄任年工程师的工字堡设计方案。

“当时想的是,这个小堡不能超过主桥的桥头堡,还要成为标志性建筑,便想到了工人阶级的‘工’字。”提起工字堡,已经76岁的黄任年仍记忆犹新。他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工字堡从设计到建成,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工字堡上部四面各有一个“工”字,体现了南京长江大桥是中国工人的伟大创造,既朴实又美观。工字堡的内外侧立面各有一个红旗齿轮图案,代表共产党领导下的工人阶级。当时,工字堡一方面作为南京长江大桥的入口标志,另一方面也作为警卫岗亭使用。

怎么修?正进行小样试验,修旧如旧

3月26日,记者在南京长江大桥南引桥入口看到,两座工字堡外侧的广告牌和墙面附着物已全部拆除,搭设起了脚手架。

“工字堡原本的建筑立面主要为斩假石饰面,局部白水泥粉刷面,”淳庆说,现在给工字堡“脱衣”后看到,立面被灰色真石漆喷涂,基座表面有广告涂鸦,内外侧立面的红旗齿轮图案也不复存在。

淳庆表示,目前,对工字堡斩假石面层、白水泥粉面层、门窗、工字造型上的油漆等具体细节的做法已考证完毕,正在进行小样试验,等试验结果得到认可后,就会进行大面积的施工。修缮会尽可能保持或恢复外立面的原本颜色、肌理及质感,清除表面涂料、污渍及附着物等。同时,通过系统解决墙身泛潮、屋面渗漏、墙内管道渗漏、雨水管破损等问题,在文物保护原则的要求下,既消除外立面的污损,又保证工字堡的后续使用“寿命”。

正桥面板仅剩20块没铺

南京长江大桥正桥的400块钢桥面板已铺设了九成,仅剩约20块桥面板未铺设完毕。最迟4月中旬,正桥面板即可铺设完毕。

桥头堡是大桥的标志性建筑,也是这次文物维修的重点,现正进行大面积的外立面修缮。

长江大桥的栏杆分为混凝土栏杆和铸铁栏杆两种。淳庆介绍,引桥和回龙桥的预制混凝土栏杆由于损坏太严重,在本次修缮中,是先将这些栏杆拆除,再按照保持原形制、原结构、原工艺、原材料的要求重做,恢复其原有的斩假石面层做法。淳庆告诉记者,目前引桥和回龙桥的预制混凝土栏杆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安装。

已经编号拆解过的正桥铸铁栏杆和浮雕,已在仓库基本完成除锈、维修、油漆等工作,缺失的一块“草原牧马”铸铁浮雕在工厂制作。等正桥桥面板铺装完成后,即可原位复原。

玉兰花路灯是长江大桥的“标配”,此次修缮,玉兰花灯也是原物编号拆解,待工厂修缮后再进行原位安装。目前正在仓库对基座、灯架等金属构件进行除锈、维修、油漆等工作。

编辑: 佚名

热点时评

民生动态

视频新闻